超级97碰碰车公开视频 > 午夜电影 > 黄光裕的Flag倒了最新网址:https://www.fuq69.com/
黄光裕的Flag倒了

黄光裕的Flag倒了

文/盛佳莹

“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,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。”这是去年2月,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正式获释后在高管会上立下的flag。

如今,18个月过去,黄光裕的豪言壮志没有成真,反而是铺天盖地的负面消息。

近日,多位国美旗下真快乐员工爆料,“公司自今年4月起开启裁员,8月以来又迎来新一轮裁员,至少为今年的第三波,而近几个月公司还存在工资拖延发放的情况。”

今年以来,国美还遭遇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、高层变动等负面问题。股价也一泻千里,一年半里暴跌了近89%,市值已蒸发806亿港元。

国美非但没有“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”,反而陷入泥淖。而属于黄光裕的英雄时代,也已经一去不复返。

真快乐不“快乐”:线上难突围,新业务停摆

黄光裕出狱后,将国美APP更名为“真快乐”, 国美官网也变更为“真快乐商城”,期望打造一款集合娱乐化和社交化的购物APP,这也是黄光裕回归后打响的第一枪。

有媒体报道,国美员工表示去年8月开始,国美要求卖场员工引导顾客通过国美APP(彼时还未改名“真快乐”)下单。起初APP下单指标是10%-20%,不到3个月这一指标就变成了90%。

大刀阔斧地“改头换面”,抛下已形成多年的金字招牌“国美”,又通过线下为线上引流,可见黄光裕对“真快乐”抱有极大的期望,也足以看到黄光裕想奋战线上的野心。

然而,真快乐在市场上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浪花。

国美2021年Q1财报显示,“真快乐”APP的GMV同比增长了4倍,月活跃用户也稳定在4000万左右。

这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成绩。只是,在国美2021年全年财报中,真快乐全年的平均月活为4244万,也就意味着,真快乐后续的拉新效果并不明显。

事实上,真快乐就像一个“拼装”的APP,往里头塞了直播、短视频、社区、赛事榜单等多种元素,反而让真快乐严重失焦,这些功能也根本打不过市场上已成熟的APP。

在电商格局已定的情况下,真快乐想要通过“拼装”突围几乎没有可能。

近期,真快乐还被爆出拖欠员工6月、7月两个月的工资,并还未给员工缴纳4月、5月的社保、公积金。

不仅是真快乐遇挫,黄光裕打出的另一张牌“打扮家App”也陷入了停摆状态中。

去年4月,国美推出打扮家App,试图进军家装市场,并喊出了“家·战略”口号,想要在家装市场“再造国美”。

彼时,黄光裕给打扮家App定下的目标是:2024年打扮家平台规模要达到5000亿元。

然而仅一年时间过去,打扮家App就被爆高层离职、经营困难、拖欠员工薪资等消息。有多位员工表示,自今年4月起,打扮家停发全员工资,至今已超过三个月没有拿到工资。

7月22日,国美回应称,该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以及CEO崔健确实已经离职,也因此“造成该公司管理层调整变动,导致其战略推进、业务发展、经营营收在一定层面受限。”

国美不“美”:裁员欠薪、高层变动、拖欠供应商贷款、持续亏损

真快乐和打扮家的境况也是国美大环境的一个缩影。

今年以来,国美裁员欠薪的消息一直不断。近日,有国美电器员工社交平台上表示,在国美电器最近的一波裁员中,N+1超过2万元的将延迟发放,在10月、11月、12月分三次发放,不超过2万元的将在10月一次性发放。

还有国美员工表示,原定15日发放当月薪酬,现在公司强制推行20号发放工资。

不仅欠薪裁员,国美高层也面临频频变动。

8月3日消息,据媒体报道,真快乐公司执行副总裁丁薇已被免职,团队已大幅裁员。

国美多个业务板块也均有人员上的重大调整。其中,国美管家售后公司CEO曾之宁被免职,该职务由国美家公司董事长林超兼任,张斌则被任命为国美通信公司CEO。

事实上,自从黄光裕回归后,就频繁向高层动刀。

去年7月,原百度高管、国美在线CEO向海龙离职;同年8月,国美电器CEO张德炬也以身体原因离职;去年中期报告中又提到,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因个人计划退休。

随后,丁薇、曹成智、胡冠中三位阿里高管空降国美。但随着丁薇此番被免职,如今三位空降而来的高管均已不再是国美的管理层。

今年1月,有消息称,黄光裕对国美组织架构进行过调整,包括新增董事长一职,由黄光裕妹妹黄秀虹担任,同时,国美老臣李俊涛则出任副总裁一职。

可见,将近一年时间,国美的高层仍然没有稳定下来。

内部频频动荡的阵痛期还未过去,国美又传出与多家供应商合作破裂的负面消息。

今年4月起,国美济南分部的员工被传殴打美的旗下员工,美的发函表示将撤出该分部、并宣布停止供货;此后国美的另一家合作伙伴惠而浦因国美拖欠其约8000万的货款,宣布“分手”。

国美电器随后回应:公司不存在延迟支付货款情况,而是惠而浦管理混乱,长期未按合同履行义务。

内忧外困下,国美也难有漂亮的财报成绩单。

根据其2021年年报显示,去年国美零售实现营收464.84亿元,同比增长5.36%,归母净亏损44.02亿元。

在此之前,国美已经连续四年营收下降。2017年-2020年,国美的营收分别为715.75亿元、643.56亿元、594.83亿元、441.19亿元。

虽然扭转了营收连续四年下降的态势,但却依然掩盖不住国美连续五年亏损的事实。从2017年起的5年,国美零售已累计亏损215亿元。

黄光裕的英雄时代不复存在

在黄光裕2008年入狱时,国美仍然是线下零售的王者,拥有859家门店,当年实现收入459亿元。虽然被老对手苏宁赶超,但京东当年的销售额仅有13亿元人民币。相当于,国美当年的净利润都高于当年京东的收入。

但黄光裕离开的十三年,也是昔日王者几乎错失的一个电商时代。

根据媒体报道,多位国美员工反馈,黄光裕经常工作到半夜三四点。“加班变多了,这是黄光裕回来之后比较直接的感受。没有加班费,可以调休”。

去年11月,国美还针对员工工作时间浏览视频网站、音乐网站、购物网站等行为进行了处罚。

虽然黄光裕仍然“老当益壮”,想要补回这错失的十年,但零售江湖早已翻天覆地。

掌舵国美一年来,不论是发力线上真快乐,进军家装市场,还是空降高管,变阵组织架构,黄光裕都没能力挽已经式微的国美。

但黄光裕显然没有这么快放弃。国美仍在开发新业务,其中就包括近年大火的元宇宙。

今年6月份消息,国美将元宇宙定位为最重要的战略方向,并在积极招聘元宇宙人才,相关项目在今年7月初部分上线。

不过目前来看,国美在元宇宙赛道上还没有重大动作。黄光裕的战斗也仍未结束,只是属于他的那个英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,不复存在了。

《黄光裕的Flag倒了》最新

精品随机